学员原创当前位置 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学员原创
死 亡 之 旅
发布时间:2014-12-03     来源:WOLF LAB     浏览次数:
 
      公元二00三年元月十二日凌晨四时二十分,我在电脑上输入了最后一条指令,完成了我最后一个网络拓朴的练习,这样我便结束了三个月的集中营生活。 三个月来,方便面吃了几箱,一周不洗一次澡,每天只睡5个小时—睡在实验室地板上,没有娱乐(音乐,电影,跳舞),连深圳CCIE实验室所在的大楼也没下去几次。我是个疯子!!!
   三个月前,我辞去待遇还算不错的工作,目的只有一个,打下CCIE这座碉堡。一年半前我便通过了笔试,可是工作量太大,根本没有时间去顾及LAB考试。眼看笔试就要作废,急呀!心一横,我不干了。辞了工作便又后悔,被友人知晓,便骂我:你真是个傻子!!!
   自古华山一条路,现在该是与思科了断的时候了。虽然对自已还有些信心,但各位朋友都知道,要想第一次通过CCIE LAB考试比中六合彩还难。梦是多姿多彩的,但现实是残酷的!还是一颗红心,两种打算,作好再进集中营的准备。
   回到家中,洗了个热水澡,什么叫幸福,劳累之后冲个热水澡那就叫幸福!洗完后本来只想小憩一下,不想睡着了,一睁眼便已是7点了,上帝啊,我迟到了!8点整我必须赶到罗湖海关,以便随团到香港,可依我的经验,我能及时赶到的可能性只有1%。于是我便在一分钟内穿上早已烫得笔挺的西服,系上领带,信手拿起我的皮包及我的那件破棉袄,冲下楼去。
   到了路口,发现塞车,便不顾所谓的“绅士”风度,跃过栏杆,截了一个的士,反向绕道北环路,向罗湖海关驰去。的士大哥挺善解人意,吃奶的劲都用上了,时速绝对有150。可那天不知怎的,大清早的,居然在北环路上塞车,莫非上帝在有意刁难我?!莫非此役凶多吉少?!心里一下凉了半截。
   还好,十分钟后险情解除,我的的士又可以飞起来了。8点整我准时到达指到定地点。
  报到时,发现引来不少异样的目光,尤其是打扮入时的漂亮MM,原来是我的那件旧棉袄惹的祸-----太冷了,不得不穿,它是我的幸运棉袄,它从95年便随我转战南北,通过这三个月在实验台上的磨擦,早已是油光可鉴。我想她们会想:怎么与一个要饭的一起去香港。所以我在此给大家提个醒:去香港时,一定要把自己收拾得干净一些,免得落得象我这样狼狈。
  开始排队过关了,可带队的小姑娘由于业务不精----上岗第一天,居然让我们排了四次队,加上那天过关人数出奇的多,我们被困在海关达三小时之多,心里又气又急,可看到小姑娘被一个同团的彪形大汉骂得流出眼泪时,心里又顿生测隐之心-----干吗呢,谁没有第一次啊,没必要骂人嘛。
   终于坐上了开往九龙塘的火车---票价33港币,太累了,又饿,于是又打了一个盹,醒来后发现一个大妈站在我面前,便急忙站起为她让位。毕竟“尊老爱幼,是中华民族的美德”吗,香港人也是咱一家人了,不让对不起人。于是站在车门口,顺便看一下香港,哈哈,楼还没深圳的漂亮,还有点死气沉沉的感觉,除了楼便是路了。真的没想象的那么好。
  本计划先去看考场,可连续几个月的奋战,加上一夜几乎没睡,于是决定先找住的地方。去香港时已打听好,在尖沙嘴有一个重庆宾馆和台湾宾馆比较便宜。便坐地铁从九龙塘到尖沙嘴----票价9港币,出了地铁后,先问了一间看起来一般般的酒店的价格,标间1055港币。住不起!过去住得起是公司报销,现在可要自已掏腰包,不干,坚决不干。费了一点劲便找到了重庆宾馆。订了一个房间,每晚180港币,有独立的洗手间,但没有洗漱用品,床还算干净。将就吧,谁叫咱想省钱呢。
   来不及吃饭了,先睡它三个小时再说。
   下午5时,坐地铁从尖沙嘴到湾仔站-------要跨海底隧道,两站路票价就要6元,出站后走了三个街区,便很容易找到第二天便要厮杀的战场----瑞安中心三楼(思科在香港的公司所在地)。在这需说明一下,香港的街区不象深圳及其他城市的街区那样长,它每隔30-60米便一条街了,而且都是“小”街,大多都是双向两车道,象双向六车道的大街少得可怜,至于八车道,则少之又少,在市区很难看到。
   下午6时许,终于发觉自已饿了,便去了一间小食店,面积约十五平米。招牌上一行小字写着:牛腩粉“1+1”十元,行,深圳最便宜还要六元呢,谁说香港吃饭贵,与深圳差不多吗。坐定之后,拿起餐牌看个仔细,原来另有噱头,通过服务员讲解得知,一碗牛腩粉27港币,再几片牛腩就是37元,我问有无大小碗之分,服务员眼中露出一丝不屑,没好气地说:小碗17元。我便要了小碗----我的饭量也只是用小碗的料。没想到粉上来之后,让我有一种上当的感觉。这个小碗比起深圳的小碗小了许多,用这样的碗,以我当时的食欲,我最少可吃它6碗-------这可没有夸张。两下子便结束了它,味道确实不错,值!!!出了店门,便直奔麦当劳,再来它两个巨无霸。怪不得麦当劳全世界销量最大的十家分店,香港有九家,日本有一家------三年前的排名,今年的排名待考证。原来吃“饭”竟如此之贵,于是乎剩余的几餐便都为麦当劳作了贡献。
   闲着没事,便去逛街,顺便放松一下,下面是我为各位朋友收集的信息,但愿对你有所帮助:理发75,洗头35,东方日报6元,上网20元/小时,烟大多为30元/包左右,7-11店面包(小的)6元-----饭量大的可吃十个没问题,可乐(小店价)6元,PLAYBOY 120-400元,牛肉丸四个一串10元,一般电影院60元/张,1100平方尺房租7800元/月(住房)。但电器及服装都极便宜,象一款耐克运动鞋在深圳1300,在那只需800元即可。
   夜十一时回到宾馆,准备睡觉,可不知怎的,就是睡不着。要说考前紧张吧,可能性不大,毕竟咱也是久经沙场,经过无数考试洗礼过的。我曾用两个半月完成13门(CCNA/DA/DP/NP/Cvoice/IE Writen/CSE/IELTS/and others)的考试,而且每门都顺利通过,以致友人送我外号“考试机器”。紧张对我是不存在的!但睡不好觉,明天该如何上阵呢?!
   早上七时,铃声准时响起,我从迷迷糊糊中拉开双眼,望着天花板:终于轮到我下地狱了!
   挣扎着起床,洗漱完毕,用完早餐,便不紧不慢地向刑场赶去。
  8时40分到了刑场,主考官正在忙着给我们准备刑具,见着我后,脸上的肌肉便迅速动员起来,冲着我笑----怀着好意的笑。温文尔雅,举止得体,这便是这位双CCIE给我的印象。
  主考官让我稍等,便又忙去了。我便与另外两个早早等着受刑的难友搭讪,得知他们一个考第四次,来自台湾,另一个考第三次,来自香港。完了,绝对完了,我可是第一次啊,按照“思科理论”,我绝对是垫背的。The game is over ,可万万想到的是游戏还没开始,便已经结束了!!!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!!!!!!
   9点正,我们进了刑场!
   主考官一直带着和蔼可亲的微笑,检查了我们的身份证,用国语向我们简单介绍了考试应注意的事项,分配好我们的考试台后,便在身后的白板上写下四个大字:9:03
  9点零3分,主考官一声令下:你们可以开始了。一场毫无悬念,除了死就是死的死亡游戏就这样拉开序幕了。
   三十秒后,我便听到两位难友弹起了快乐的“英雄交响曲”。真可谓是:大珠小珠落玉盘。时而轻歌慢舞,时而引颃高歌,而我,居然一个多小时没有摸一下键盘,面对着近二十页的考题发呆!
   10时13分,该我出手了
   这时才意识到我所面对的只是显示器上8个小窗口,而且还不能放大,明明知道我视力不好,还这样对我,真是的。至于所说的机架、路由器,交换机等根本不见踪影—--后来才知道,它们藏在美国了。
   出手后没多久,便遇到了麻烦,汗跟着就流了来了,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折腾个所以然来----命该如此,最后还是决定赌一把,采用了我认为相对正确的做法,然后继续痛苦地做下去。
   12时,吃饭的时间到了。我强打精神与两位难友随主考官一起走向餐桌,盒饭早已买好,思科还是比较“仁意”的,好歹给我们提供一顿免费的午餐。10375元,花得值!午餐难以下咽,吃了两口便放下了,另外两位老兄也好不那去。主考官可能也感觉到了这我们面对的压力,主动过来与我们聊了起来,天南地北,海阔天空,可惜时间太少,否则我们会吹得天昏地暗。我曾任校“吹牛协会”理事长。另外两位老兄在此方面则略显拘谨,应该说除了拘谨还是拘谨,前后不到五句话。占总“话务量”的1.3%。呵呵,我的精神来了!!!
   12时23分,第二轮攻击正式开始。刚刚上手又遇上了拦路虎,折腾一阵,接着还是折腾,如此三次,每次都是以“赌一把”作为结局。
   3时许,清点战果,发现只完成任务的一半多一点,汗迅速地湿透全身,这时不知从那来了灵感,在后续的战斗中,我居然也能弹凑一曲“第九交响曲”。时而机关枪,时而排击炮,竞然把我那两位难友的火力给压住了,在他们已经在仔细检查时,我突然快速地敲打起键盘来,间或听到一两声零星的枪声,也只算是一种陪衬。
   正玩得性起,主考官这边开了腔:离考试结束还有十五分钟,请各位注意保存配置。
  十五分钟,对CCIE LAB 考试来说,意谓着什么?Nothing!!!
   快速地完成最后几条命令,发出几个PING进行测试,!!!!! !!!!! !!!!!居然都通了!
   5时23分 THE GAME IS REALLY OVER! 
   不经意地向后靠了一下,这时才发现原来椅子是有靠背的。早知如此,为什么不早点靠它一靠呢,说不定还能多靠出一分来。
   想来真不是滋味,有谁参加CCIE LAB考试,居然没有时间在最后用SH RUN、SH IP ROUTE来查看一下配置,查看一下路由,看来只有我一人。窝囊,真是太窝囊了!
  很绅士地,面带微笑地与主考官大人道了别,然后与两位难友步履蹒跚步出思科大门,钻进电梯里,六目相对竟无语,真的,大伙都累得说话的力气都没了。
  终于走出了大楼了,我觉得自已好象在飘――明显的身体异常信号,便示意两位难友先走,接着便瘫坐在地上,好好休息一下。
   半小时后,步履艰难地踱进麦当劳,要了一个巨无霸套餐,竟还是难以下咽!
  再半小时后,到了宾馆,进了房门,便什么都想不起了。
   夜十一时醒来,出去搞一点吃的。遇一网吧,进去想查一下成绩,可上网费为二十元/小时,反正也过不了,不查也罢,省点钱下次再战!
   走在香港的霓虹灯下,心情恁是沉闷,想想上帝也太不公平了,思科那么有钱,而我及我的家人还在为生活挣扎着。为什么还要我再为思科作贡献呢,要是这次能过该多好,省下下次的考试费便可为我妈买一台洗衣机,免得她老人家再用手洗衣了。还有我侄子的大学学费也该交了,到现在我还没给我女友买一件象样的礼物。想着想着,嘴角间浮出一丝苦笑。
   香港的夜景并不美!
   次日上午十一时,我又活了过来。本计划在香港玩一天的计划取消了,得立即赶回实验室为下次LAB考试备战。
   下午2时许,回到“久别”的实验室。另两位即将上场的战友已等待多时。我一脸微笑,让他们看不出我昨日的丝毫痛苦。当然,第一件事便是查成绩。当我还没看完第一行时,我的好友便大叫了起来:过了!!!
   接着便是他大喊大叫,接着便是他紧紧地抱着我的脖子,接着便是他与我的另一位战友相互拥抱,而我还没有看到我通过考试的信息。
   一分钟后,我证实了我通过了CCIE LAB考试。
   第一件事,便是打电话告诉我的女友,她哭了,哭得绝对能感动上帝,要知道她连续二十天每天到医院打吊针,而我没有陪她去过一次,不仅如此,她还每天为我送饭。女孩子家能不哭吗,哭吧,哭出高兴,哭出委屈来。
   半小时后,我才缓过劲来,开始感到高兴了!!!
   当天晚上,我及我的一群狐朋狗友大肆挥霍了一把。酒量只有一杯啤酒的我居然喝了一瓶没醉
   第二天我为我妈买了一台洗衣机。
   第三天给女友买了一双漂亮的高跟鞋。
   第四天我给我读大学的侄子寄去生活费及学费。
   一个月后的今天,我收到CCIE证书,这时我才真正感觉到我是全世界九千多位CCIE中的一员。而且是一次就通过CCIE LAB考试幸运儿
   现在我还没有找工作,仍在深圳CCIE LAB实验室学习!因为我现在有了下一个目标: SECURITY CCIE
  
   12/2/2003 凌晨 6:34 作于深圳
 
< 上一篇   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 >
相关文章

在线咨询